夕阳战将(上)赛车手李瑞隆“人车一体才是王道”

  2020-06-28 点击量: 102 点赞511

夕阳战将(上)赛车手李瑞隆“人车一体才是王道”李瑞隆,30年前国内知名赛车手,外号叫“Saba leong”,曾在数十场的比赛中取得骄人战绩。他说,车是死的,人是活的,形成人车一体的共同生命体,在他眼中才是王道。他说,参加比赛首先要选择一辆自己熟悉的赛车,而他对摩多的熟悉程度,就如同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在赛场上,残酷的征战没有玉帛,只有干戈,车子是钢铁机器,一部好车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成就一个冠军,同样的道理,再好的车如果没有好车手去驾驭,也是枉然。车与车手,是赛场上的英雄和战马,书写传奇,缺一不可。” 60岁的李瑞隆,虽然早在30年前卸下赛车服,但凭着当年尚未流乾的“汽油”,今日的他不减夕日风彩,“嗡”一声,摩多和人一下子就不见蹤影。“习惯了赛场上的厮杀,剑拔弩张,老爸人老了,就是心不老,朋友至今都不愿上他的摩多,看来这位老战神认定赛车是一辈子的追求和理想。”儿子的口气看似不放心,但却掩饰不了对老爸的自豪和钦佩。虽然如此,一旦儿子驾驶超速,李瑞隆就会在后面吼骂:“不要命了吗?”他常说,要跑,就到赛车场去,身为一名赛车手,李瑞隆的危险意识极高,自己的命早不看在眼里,但孩子家人的命却千金不换。作为赛车手,李瑞隆的价值体现在赛道上,与时间赛跑、与自己竞争,而不是在公共道路上,拿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去冒险。“老爸后期会宣布退出赛场,那是因为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命不再是他自己的,而是属于太太和孩子的,后期下场都会倍感压力,牵挂太多,不再是称职的赛车手。”人人都说赛车手都不适合有家庭,这个说法好像不无道理。34岁,李瑞隆毅然退出早已成为他生命一部份的赛车场,全心全意当德士司机,后来又转去当水果贩,认认真真的作一名平实稳重的丈夫和父亲,赛车,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回首过去的赛车生涯,李瑞隆表示当年其实一点头绪也没有,完全是误打误撞。16岁那年,一领到摩多驾驶证,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李瑞隆就被死党们拉上非法赛车场,死命的踩油、往前冲,在获得理想战果后,才让他发掘了自己的潜能。当他亢奋得跟队友击掌交换观点时,想当赛车手的种子已悄悄埋下,并无声无息的萌芽。“小时家里哪买得起摩多,我的第一辆摩多是开摩多店的朋友借给我的。经过他特别改装,虽然马力只有100cc,但跑起来速度却比175cc的摩多还快,这就是我们最挑战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技术。”年少轻狂不怕警方追捕爱上飙车后,他每晚都和朋友们聚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开始了又惊又险的非法飙车生涯。因为超高的技术和大胆尝试了某些惊险动作,总会引来一大群的支持和围观者,大声高喊着Saba leong的名字,让他越战越勇。“虽然偶尔也会被警方追捕,但这当年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每次,警察都被我们远远抛在后头,儘管警方摩多的马力比我们大,但最终都只能气呼呼的在后方追逐,百般无奈。然后我们都会因顺利逃脱而得意万分,年少轻狂啊。”翻车被人撞倒是常有的事,这一些李瑞隆从未害怕过,他说:“赛车手的生命一早已交给了赛场,尽全力冲到终点是唯一的目标。”“战神Saba leong”的名字很快就传开来,不是没跟家人讨论过这件事,瑞隆的老爸就第一个跳出来极力反对,反应一如他预料的:“再开,就别给我回来!”他抗议得微弱,连自己听起来都觉得牵强。所以,为免给父亲逮住,他曾经好几次都到朋友家“避难”去,甚至有时避到彭亨去,差点把父亲气昏。“或许看到了我的坚持和耐力,妈妈和弟妹们却相当支持我,有时还会悄悄跑到我们的聚点去,一起为我加油打气,那时的我真想掉泪,没想到我的任性和自私,却可以得到家人的谅解,出乎意料之外。”后来认识了一些赛车界的朋友,也了解了真正的赛车意义,他说:“作为一名赛车手,除却本身的潜质,后天的努力之外,还要有团队的合作精神,虚心好学的品质。”在开始了解之前的生活是荒唐和无法超越自己时,他慢慢朝专业赛车手目标前进。赛车手忘烟酒当拿到赛车证件后,他就积极参与各项比赛,精湛的技术和冷静的态度让他达成目标,获不少奖项,来自世界各国的赛车手也败在他的坚毅下。慢慢地,父亲默许了,母亲与弟妹们也无需再瞒着父亲,可以坦蕩蕩的拉着大布条,在赛场上大声为老哥加油。“发动机是赛车的灵魂,也等于一位长跑运动员强劲的心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到达终点。”他说,冒险精神、稳定性、冷静与处变不惊的心理,是一位成熟赛车手应具备的条件。”他说,职业赛车手最重要的是体能和健康的生活方式。锻炼体能的同时也要不断的训练自己的反应及协调能力,此外,生活也无不良嗜好。不吸烟,喝酒也少,因为这都会麻痹人的神经系统,是车手的“天敌”。“但目前的我却是烟酒不离手,回首当年,也佩服自己当时的勇气,但对赛车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 “天若有情”般的浪漫就如电影“天若有情”的情节般,在赛车的过程中,李瑞隆也遇上了自己命中注定的“Jojo”(吴倩莲)。“认识她时,我就已经是赛车手,常坐上我心爱的摩多去拍拖、兜风,她深深了解摩多是我的生命,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或异议。”他笑说,有时他还会表演一些惊险动作,比如载着太太时,前方的他就放开驾盘,双手撇开,然后站在摩多上,刺激到顶点。婚后生子后,太太就抱着孩子,拖着一大一小到赛场去。儿子那时已非常崇拜父亲,长大后,更分票给同学,成群结队去捧老爸的场。“可惜,我们都不是赛车的料,只遗传了老爸一半的细胞,车子是开得蛮快的,但技术就没他的四分之一。”他的孩子说。载舅公扫墓银纸全飞走 说起大家对李瑞隆的驾驶技术“不敢恭维”,其实是有一个典故。话说有一回清明节,瑞隆载着舅公去扫墓,回程时舅公却坚持不上瑞隆的摩多,脸色发白,双脚更是抖个不停,最后还得劳动他人把舅公送回家。“我认为我开的是一般的速度,却没想到抵达目的地时,银纸和杯子全都飞走了,只剩下一个茶壶。后来又看到舅公的表情,我才知道自己又超速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现年60岁的他,速度依然不改,但体力是差了,想法也变得不同。“以前的我是车开得越快越好,但到了这阶段却觉得不同了,在路上驾驶时,也学会了让人,回想起来,在这10年的赛车生涯中,我多次翻车,但自己都没有受过大伤,也算命大了。”/副刊/封面主打‧报导:林春莲‧2006/01/09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