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行业磨刀‧累积经验磨出真功夫

  2020-06-28 点击量: 894 点赞360

夕阳行业磨刀‧累积经验磨出真功夫在时代的发展中,岁月是淘洗的利器,很多曾经辉煌的行业都敌不过时间的磨蚀,要不消失无蹤,要不苟延残喘,手工磨剪刀这一行就是其中一员了。磨刀的动作,看似简单,事实却是吃力不讨好,不但考功夫,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力,根本无法胜任。科技日新月异,机器的快速与便利,加速了这传统手工行业的生命,目前正面临被淘汰的命运。老槟城人都知道,在槟城巴剎一带,有个年过60的磨刀师傅,每天骑着摩多穿梭于不同的巴剎,找到个固定位置后,从后箱拿出工具,就这样做起营生来。67岁的陈治材,身体结实健壮,坐在巴剎一条小巷里,前面挂着的布条写着“磨剪刀”3个大字,“独特”的画面加上霍霍的磨刀声,往往令路人不禁回首观望。“我从事这门行业已将近50年,每天的乐趣就是磨剪刀,看着一把钝剪刀经过我的手后变得像新的一样,得到顾客的讚赏,我就很满足了。”陈治材从1968年开始这项营生,祖传的磨刀技巧,近50年的功力,加上手工精湛、品质保证,让他累积了许多熟客,也让他名闻北马。刀子磨不好遭父亲打陈治材出身在磨刀世家,从祖父和父亲都是磨刀达人。陈治材的祖父来自中国潮州,当年靠着一门磨刀手艺,南来谋生,在吉打樟侖一个乡村落脚。“我自小就是父亲的小跟班,到处去帮人磨剪刀,在经济不富裕的年代,父亲只是肩上扛着一条桿子加上两个装满工具的篮子就出门沿街收集剪刀,一磨就是一天。”在耳濡目染及父亲严厉的调教下,陈治材年仅18岁即“满师”。忆起当年,他说,父亲是严师,若是磨出来的刀子不达标,就会挨打。他指着头上一条明显的疤痕说:“这就是被我爸爸用磨石敲下去留下的伤痕。”巴剎摆摊风雨不改18岁,年少轻狂,陈治材毅然决定到城里闯蕩,在朋友的帮助下到北海拉惹乌达落脚,初期先到裁缝店、工厂、美髮院去招揽生意,慢慢累积熟客,生意越做越好。“年轻的时候并没有设下人生目标,因为磨剪刀是我的兴趣,加上这不是甚幺粗重的活,又可以赚钱,我是乐在其中。”他笑着说,谁说兴趣不能当饭吃?当陈治材在北海打响了名堂之后,在熟客的要求下,近几年才到槟岛巴剎一带做起当地人的生意。每天清晨8点就到巴剎摆摊直到11点,中午则到附近的美髮院、製衣厂或裁缝店提供上门服务,一直到忙到晚上7点,他才骑着他的“老铁马”回到北海。每天如此,风雨不改。“我这是劳碌命,已经习惯提着两个箱子走天涯,要是一天不磨剪刀,我反而浑身不自在。”15岁儿子继承衣钵陈治材育有一对儿女,年过六十的他不希望这磨刀的手艺就此结束,因此把希望寄託在孩子的身上,希望他们能够继承“衣钵”,所幸他15岁的儿子对磨刀并不排斥,还乐于学习。“在我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已教他磨剪刀了,目前他的技术还不精,但已经有我的80%功力了。”有人继承自己的手艺,陈治材深感欣慰,不管以后孩子的选择如何,他都会全力支持。“从事传统行业也能养家活口,尤其是现在精于这门行业的人不多,也可能是一种转机。”面对时代快速的变化,陈治材也只能叹息。双手伤痕纍纍为了磨剪刀,陈治材的一双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都是常见的割或刮伤,然而再仔细观察就会惊见,其左手无名指和尾指竟是无法弯曲的!可他却对此似乎丝毫不在意。“割伤对靠双手维生的人来说,就如家常便饭一样平常,也无可避免。”从他口中得知,其左边手指是在大意下受伤的,早些年,他以手握刀刃的方式把刀递给顾客时,不幸被性急的顾客拉扯刀子,割伤了手指神经线,导致他的手指再也无法闭紧。“正确的方式应该是手握刀背才递给顾客,这样才不会伤到自己和别人。”动作俐落快捷现场看陈治材磨剪刀,他坐在自製的特殊木椅子上,拿起磨石即磨,动作利落且快速,不用多久就把一把剪刀磨好了,宛如新的一般。“当剪刀不利的时候,现在的人多会把它丢掉,再买一把新的,但是以前的人不会这幺浪费,大家都会拿去磨刀行打磨或自己磨。”陈治材不认为会到没剪刀可磨的地步,科技再怎幺发达,剪刀还是会大量出产,有者几块钱就能买到一把,但这些剪刀都较劣质,而需依赖剪刀吃饭的人,还是会买高品质、可以重複使用的剪刀,好比裁缝师、美髮院、宠物美容或指甲店等行业,因为所买的工具往往动辄上千令吉或以上,所以有不少是他的老顾客。美髮院剪刀最考功夫“美髮院所用的剪刀体型小但价格高昂,不但要磨得锋利,更要十分小心,一旦缺了一小口,剪刀就报废了,所以手艺不精的师傅是不敢磨的。”作为第三代师傅,陈治材的磨刀手法快而精湛,平均只要15分钟就能磨好一把剪刀。“不同类型的剪刀和刀子所用的磨石也不同,体型较小的剪刀需要用密度与品质较好的磨石,以免损坏剪刀。”陈治材对自己的磨刀功夫十分信心,他只选用最好的磨石,为的是让每个上门的顾客都满意。“我磨的剪刀至少可以耐用3个月,不常使用的话也可维持至少半年不会钝,这就是手工的不同。”除了磨刀,陈治材也会修理剪刀,“刚买或刚磨好的剪刀,最重要的是不要跌落地上,一跌马上就不能用了。”他常对顾客这幺提醒。“在以前生意竞争很大的时候,除了比功夫,最重要的是对待顾客要客气,要有耐心,这样生意才会做得长久。”机磨与手磨科技的发达,人们贪图便利锺爱快速方便的机器代劳,就当电动磨刀机渐渐替代人工磨石的当下,陈治材毫不犹疑的表示,机器绝不能和手工比较。“用机器磨出来的剪刀很容易毁坏,钢製剪刀很硬,用机器磨的话会流失很多钢质,变得薄而不耐剪,很快损坏。”陈治材分析机磨与手磨的差别在于物品的寿命,一把剪刀若使用机器磨,大概三次就差不多磨掉半把剪刀,而一次的机器磨,则等同于手工磨的15次。“机器磨的收费虽然比手工便宜,但却不耐用,且伤害物品本身,最后损失更多。”陈治材解释,机器不像手工般能够控制力度和方向,手磨靠的是师傅长年累积的经验及功夫,没有这些是很难磨出一把好剪刀的。诀窍要靠自己摸索磨剪刀看似简单,手拿磨石、剪刀就可以动工,一个合格是磨刀师傅至少要累积15年的经验,在天天磨刀当中摸索出其中的诀窍,而陈治材就是这幺走过来的。“不要小看磨剪刀,其实它是一种易学难精的技术,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学会的,就算有人指导你,告诉你诀窍,如果你不去摸索和用坚忍不拔的精神去钻研,是得不到其中精髓的。”天份和用心不能少陈治材曾收过逾200名徒弟,但没有一个能够学得他的全部功夫,不是半途而废就是功夫不到家。“磨刀是要用心,不是用手或眼睛,看似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就好像马戏团的杂技人员一样,台下的观众可能觉得杂技员这样跳来跳去很容易,但若是自己上场,可能就会跌死。”有人说他没有用心去教,对坚持手工艺的陈治材来说,却犹如哑子吃黄连。“磨剪刀也需要看天份,因用嘴无法传达其中的原理,有些人一点就通,一些人可能坚持个十几年才学到,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耐心。”绝不磨巴冷刀陈治材不管风吹雨打每天来回威省及槟岛,早上到巴剎、下午到店面,晚上有时还要赶製顾客的剪刀,热爱工作的他还说自己可以做到80岁,说退休还太早。陈治材从事此营生近50年以来,一直谨守一个原则:他不磨巴冷刀,给再多的钱他也不磨。他解释,用手工磨的刀子,比机器磨的锋利许多,倘若对方用来抢劫、杀人,磨刀师傅就是间接的兇手了。传承师父珍贵手艺“年轻的时候,没有想那幺多,就帮人磨巴冷刀,不料那人是用来寻仇的,结果把对方的脚都砍断了,经此一事,我内心一直不好受,因此立下绝不磨巴冷刀的规矩。”根据陈治材了解,已有将近11名通晓磨剪刀的老师傅相继离世。磨剪刀是非常难学的一门功夫,这门手艺基本上都后继无人,陈治材断言他是第一个,相信也是最后一个。无论科技何等进步,都无法取代老师傅那磨练多年的技术及经验,每一把剪刀都含有老师傅的心思及努力。我们的社会仍需要像陈老师傅这样坚持不懈的人,从不言弃地保护及传承先贤所留下的珍贵手艺。/副刊‧报道:赵依婷‧2015.01.01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