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战将(下)赛车玩命车神符致逢不让孩子做傻瓜

  2020-06-28 点击量: 803 点赞472

夕阳战将(下)赛车玩命车神符致逢不让孩子做傻瓜前赛车手符致逢车祸六十多次,最严重的一次是,摩多被两辆巴士卡在中间,摩多全毁了,但人却及时跳上巴士去,因而逃过劫数。每到生死关头就会觉悟说:“不要拿命开玩笑了。”一出院,这句话却被抛到云霄外,一登上摩多,又情不自禁的当起了车神。直至亲眼目睹好友命丧赛车场上,身子被抛至几百公尺外,女友在一旁痛不欲生的情景,符致逢这才流出了热泪,沉痛地说:“原来赛车手个个都是大笨蛋,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米奇摩多”的老闆符致逢外号“Mickey Mouse”,60岁,很多客户其实都是“慕名而来”,只因老闆当年曾是“响噹噹”的职业赛车手。赛场之外,符致逢随意洒脱,其实也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米奇摩多”目前已拥有8间分行,唯一的儿子帮他一起打理生意。令人费解的是,老爸曾是叱咤风云的赛车手,却每日捉住儿子来痛骂:“你又开快车了?开得比我还快,不要命了吗?”坚持不让儿子开快车的他表示:“赛车手一天到晚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的,风险太大,我不赞成。更何况,我只有一个孩子,绝不让他冒这个险。”说风险太大,不如说不让他做傻瓜。就如符致逢说的,赛车是个没用的嗜好,烧钱、费力又耗时,傻瓜才去玩命。符致逢15岁就开始非法飙车,那时证件都还未领到,已是街头非法飙车党的“头号人物”。“小时候,一打开电视或杂誌,只要有快车的报导,我的脑袋就甚幺也装不下,就会一屁股坐下来,眼睛眨也不眨地全神投入我的车子世界里。”对速度的追求好像天生就有,是年少的赛车梦想。与警察“赛车”等了好久,终于让他接触到了摩多:“当我坐在摩多上,握着方向盘时,我感觉到了自己有驾驭的能力,也感觉到,车子将和我结下了一辈子的缘份。”10个兄弟姐妹中,符致逢一直都是家中的“领袖”,他说一,没人敢说二,他说要当赛车手,就连父母也拿他没辄。或者说,他们尊重他的决定。“我母亲开始也很忧心,但当她到赛场后我表演后,就放心了,她说:‘喜欢就努力去做。’她那句话,给我很大的动力。” 而父亲,因为疼爱他,也总是二话不说作他的经济后盾,没钱就别学人开快车,赛车和金钱,永远是一体的。街头赛车是符致逢赛车生涯的开始,非常荒唐和疯狂的,飙车时一旦被警方发现,大群巡逻车便会展开追捕,非常地戏剧化。“当时的我更觉得迴避警察是赛车中最有挑战性的一刻,没有比这更刺激了。”当然,成为专业赛车手后,“刺激”这个字眼已有所更改。他说,时间、速度,是车手永恆的追求,所谓的刺激不是拿生命去博,而是享受这过程中和成就感。“要飙车,不如让他成为专业赛车手,父母之后支持我去参赛,相信也是有了这样的看法。”之后,他更自己赞助自己开始了赛车生涯。在更多机会出现下,他毅然选择了这项风尘滚滚的冒险游戏,报名当赛车手去了,选择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生。“Follow your heart!”(随心所欲),他给了自己最好的理由,就这样追随它了。他将赛车看成是人生的一段缩影。他说,车子走在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道路上,特别像人的一生,要面对各式各样的挑战。开快车就要面对一个一个的弯道,必须快点通过才能取得胜利,否则就会比别人慢。每一个弯道就像是人生当中一次重大而严峻的挑战,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相较得与失,符致逢幸福的时候是比较多的。“人们永远不会明白一位赛车手成功的背后,需要付出多幺大的代价,只有不断的努力,才会取得胜利;拿不到冠军,不代表没有付出,在他的字典中,永远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身为摩多维修店的老闆兼职业赛车手,符致逢有两大原则,一不替飙车手改装车子,二不培训赛车手。“一段时间曾替一些飙车手改装车子,但后来发现因飙车死伤的人数日益增加,而一些更是我经手改装的车子,心里就很难受,当下就决定不再做改装工作。一旦发生意外,我会觉得自己和杀手没两样。”命是自己的,他可以自负后果,但别人的命,他却无法承担。谈起最惊险的一幕,符致逢眉头皱也不皱地说:“我都忘了,有六十多次吧,但从来都不当一回事。”曾经试过一天内遇上3次车祸,但全天他依然都“抱伤上阵”,药都没上就继续工作,身边的人都急死了,他就是毫不在乎。符致逢向来很好强,就算伤得再重,也会半夜抱伤从医院偷溜回家。结果妈妈一打开房门,看到全身被包得像个“木乃伊”的他而吓得惊叫起来,接着就是心疼的一句:“又撞车了?”然后就是无奈又心痛的替儿子擦药。“我要和赛车一起慢慢变老。”虽然工作很苦很累,但能每天和心爱的车子一起,所享受到的快乐是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取代的。和车子一样,他浑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动力,就算已60岁,动作和言谈也时刻迸发着张力和激情。亏欠身边的人三十多年前,赛车运动需要的不光是一直向前冲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对车辆性能的了解和对突发事件感知力及判断力,亲眼目睹好友在赛车场发生意外,那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阴影。“他是亚洲着名的赛车手,新加坡人,去世那年不到30岁。意外发生那天,我就是下一回合的参与者。看到血淋淋的那一幕,我真的被吓着了,前一分钟咱们还笑着向彼此打气,下一分钟他就躺在血泊中,动也不动。”好友在用力踩油门的中途,摩多的轮胎突然全脱落开来,这完全是一个意外,在一个极速之下失去平衡而翻滚,其身子当时被抛至几百公尺之外,全身包括脸部全都被“磨平”了。“当时他被直升机火速送往医院,但途中却断气了,我至今还忘不了他女友当时的神情,我想,赛车手这一生人最亏欠的就是他们身边的人。”就像他太太,30年来一直都是战战兢兢过日子,默默付出,一句怨言也没有。她陪他追逐梦想,完成一场又一场的比赛,所给予的,是无限的体谅和支持。“我知道我亏待爱我和我爱的人,但先前已给得太多,我已无法回头,也很难抽身,唯有继续走下去。”不服输‧摔倒仍夺冠当赛车手16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退休那年的比赛,也让他的赛车生涯划上完美的句号。“比赛那天,忽然下起大雨了,驶入赛道积水会给赛车很大的浮力,根本无法抓住地面,所以,我摔倒了,从最前方远被抛至20辆对手的后面,大家都认定,我这次输定了。”的确,致逢当时也受了伤,然而,这点小伤并不能阻挡他想往前冲的决心,咬紧牙根,他想都没想,马上又将摩多提起来,顶着大雨,不顾一切往前冲,血在流着,雨下得更大了,但他的眼中就只有终点。“结果,我还是冠军,不只现场所有的人意外,连我也惊喜不已。那一刻,我深切明白了赛车的意义。”他说,赛车需要的不光是向前冲的力量,对车性能的了解、感知力和判断力,更是一名赛车手须深切去摸索的。所以,他常常觉得,车子其实是有生命的,只要和主人保持默契,彼此必能擦出绚丽的火花,甚至出现奇蹟。/副刊‧文:林春莲‧2007/01/10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